logo
* 搜尋
* 核能資訊中心
* 中心簡介
* 相關資訊
* 瀏覽人數
今天: 449
昨天: 204
本月: 2608
總計: 544011
4 國際間核電機組除役費用規劃 5 除役現場的甘苦談 – 311 事故後一位轉職者的心路歷程 6 輔助治療癌症和抑鬱症的香料 – 薑黃素
除役現場的甘苦談 – 311 事故後一位轉職者的心路歷程

5 除役現場的甘苦談 – 311 事故後一位轉職者的心路歷程

譯‧ 劉振乾



福島事故已經過 7 年多,在事故後艱難的環境中,如何篳路藍縷一步一腳印地撐過來,少見有中文的報導。本文將提供當事者回憶而勾畫出當時情景,作為歷史紀錄的一部分。也可以窺見除役作業的重點在哪裡,做為未來台灣除役作業參考。台灣在正常狀況下除役的電廠,相對而言較簡單;即使是福島一廠這般艱困的除役作業也能集眾人的智慧加以克服,可見核一、核二廠的除役作業必能安全順利進行。

出事的福島一廠位於雙葉町以及大熊町,如今福島一廠除役現場每天有 6,000 人工作。其中的 750 人就住在大熊町東京電力公司的員工宿舍裡。有 4,000 名除役人員則住在福島縣的廣野町。原本廣野町的居民約4,900 人,也就是「新住民」的數目已接近「舊住民」。

日本觀光廳所做 2017 年到東北六縣宿泊的外國觀光客比 2016 年多出 40%,達到101 萬人。以就業員工超過 10 人以上的宿泊設施而言,福島縣 2017 年外國宿泊者的人數超過 311 震災前 2010 年的人數。福島縣觀光交流課的負責人說:「我們針對台灣、泰國等 4 個地區下功夫,有了很好的宣傳成效。」台灣人很多訪問過福島縣,打了日本反核大將小出裕章一個耳光。

轉職者的心聲

東京電力公司福島二廠位於福島縣富岡町。從 2017 年 10 月 21 日重新開通的常磐線的新富岡火車站走路約 15 分鐘,有 3 棟房子比鄰而建,分別模仿愛迪生、愛因斯坦、居里夫人的住家。這裡在 311 事故前是福島二廠的展示館,如今化身為記者會的現場,同時也是 311 事故後已經招待約 4 萬名民眾參觀福島一廠的「報到地點」。

2017 年 4 月,非小說作家稻泉連來到此地報到並搭上東京電力的巴士,當天有 3 次的參觀行程。舊展示館的旁邊有當地唯一的商業設施「Sakura Mall」,裡面擠滿了從事除役工作的顧客。

巴士由國道 6 號線駛向福島一廠,通過警察的檢查哨,不久就看到福島一廠的新辦公廳。這裡每天有約 6,000 人從事除役工作,其中約 1,000 人為東京電力的員工。稻泉先生來此的目的是拜訪一位 30 多歲在 311 事故後從別家公司跳槽到東京電力服務的為我井成一先生。為我井在 2016 年 11 月被錄取,2017 年 1 月分發到福島一廠。他在大學主修的是建築,因此一直在一家營建管理公司服務。營建管理公司就是在工程現場負責協調承包商 ( 主包 ) 的營造廠與很多家建設公司之間的工作,每次變更工程現場就要隨之到任,因此走遍日本全國的工程現場。





為我井之所以想到要跳槽,直接的原因是當了爸爸,不想再奔波,離開家庭 ( 太太住在千葉縣 )。想到往後十幾年還要過如此浮萍般流離失所的生活,就受不了了。為我井負責督導 4 號機的反應爐間、由於海嘯受災的車輛的拆除作業、3 號機周邊的瓦礫撤除與鋪裝工程。

為我井在新辦公廳一樓的小會議室裡如此說 :「一開始對於在這裡工作感到有點不安。不過除役工作一定要有人做才行。如果我的經驗在這裡能夠對別人有幫助,那一定能夠幹得有聲有色」。

大熊町的東電員工宿舍

福島一廠位於大熊町,而大熊町的大川原地區仍舊屬於「居住限制地區」,也就是白天不受限制,但是晚上不能外出的地區。蓋在此地的公司員工宿舍是 2016 年夏天才完工的,宿舍區的入口處則有開放給外界人士的「大熊食堂」。此區為單身宿舍,一共住著 750 位東電員工,兩層樓的建築,周圍種植著闊葉樹,如果不事先說明,還以為是哪一家建設公司在郊外開發的摩登又安靜的高級住宅區。每個人有 3 坪大的套房,為我井由於室內沒有裝電視,下班後只能在室內做做運動打發時間,周休二日則回到千葉縣的家裡。雖然無法每天下班後就回家,但是比起以前好幾個月才能回家一次好得多了。

稻泉先生之所以想採訪 311 後進入東電的員工,就是想知道他們是如何目擊與體驗在核電廠持續進行除役工作的現場。

為我井說:「我被除役這工作的強烈社會意義所吸引,當然對於蓋大樓或是工廠等工作也會覺得有幹勁。在空無一物的地方有新建築物落成的那一刻,心中是充滿喜悅的,但是在這種環境做久了以後,漸漸厭倦於整天必須控制成本、想辦法賺錢。因此,發覺自己真正想做的也許就是如除役工作一般有社會意義的工作。」

為我井通常 6 點半起床,搭乘 7 點開的交通車巴士上班,8 點前會抵達福島一廠的新辦公廳,晚上最晚會搭上 8 點 50 分開往大熊員工宿舍的巴士。晚上在「大熊食堂」喝酒的時候,有時同事會聊到大熊員工宿舍未完工前的住宿生活,因此他更不敢開口說出對現今生活感到的不便。

在 2016 年 12 月之前,東電的員工居住區在橫跨廣野町與楢葉町的「J-Village」,是由東電出資興建的大型足球運動場場址內的組合式建築。東電所屬的除役公司,從董事們到一般員工,都一視同仁的住在組合式建築住宅內,每人空間是 2 坪大。同事說:「過去真夠辛苦,洗澡與洗手間都要走很遠,隔音又不好,隔壁房間吃玉米片的聲音都聽得到。」對於這些員工來說,大熊員工宿舍的竣工可是天大的喜事。

感受到做出貢獻的工作

為我井負責的工作是督導 3、4 號機建築物前、靠海側的瓦礫刮除與重新舖裝工程,稱之為「Facing」作業。此作業是將地面上的高輻射的瓦礫土刮除後,鋪上碎石、澆置新的水泥漿,再鋪裝。目的是為了防止下雨將地表的放射性物質滲入土壤中。實際作業由日本 4 大營造業公司之一的大成建設承包,東電負責計畫與管理此工程。

電廠廠址內以輻射劑量的高低區分為「G-Zone」與「Y-Zone」。為我井的第一個現場是「Y-Zone」,必須穿上化學防護服裝且配戴全面或是半面的口罩。由新辦公廳搭乘巴士到免震辦公廳,在那裡穿著雙重的手套與襪子後,將化學防護服裝的空隙以塑膠帶封住。準備妥當後再搭乘汽車,在車內換穿長筒鞋後就可以下車到現場。





為我井在 311 事故發生後的第 2 個月曾經駕車去岩手縣的三陸沿岸,當時目睹海嘯帶來的嚴重災情,心有戚戚焉。當他 2017年 1 月第一次看到福島一廠海邊的情景時,就好像回到 311 時的岩手縣。為我井說:「就好像時光倒流,並且在這裡又是裝備在身。一旦穿上,2 小時內連水都無法喝上一口。想到6年多來,在這現場有許多人如此撐過,就感到真的是來到不得了的地方。」這也是選擇進入東電工作的為我井與自己對峙的真實的瞬間。

跟曝露劑量的戰鬥

為我井在這裡感受到「Facing」作業對於除役工作的三大重要性。第一是不讓雨水滲入地下,擴大汙染。第二是透過刮除高輻射劑量的瓦礫降低廠區輻射劑量,使人員可以從事長時間的勞動,將「Y-Zone」改善到「G-Zone」的狀況。「G-Zone」的標準裝備是一般作業服裝:安全帽、手套、襪子、可丟棄式防塵口罩。因此「裝備一身輕」,如此一來在作業的效率與安全上有很大貢獻。第三是可以在靠海側的有限空間創造出可以放置資材的平坦土地。

為我井感受到在今後長達 40 年的除役作業裡,自己的工作確實發揮了小小的功用而有一種成就感。他說:「我的現場多的是 40歲到 50 歲的監督者與作業員,大家都是熱血漢子般的好人,他們真的是『工作量超過所值』的英雄們,我從他們身上學到很多。」

稻泉先生從為我井的合作者—大成建設「福島震災支援計畫作業所」的副主任大井克朋以及工地主任間島一聰那裏獲得很多以前的訊息。這兩位都是 45 歲的漢子,大井回顧說:「為我井先生來的 2017 年 1 月的時候,現場還是必須戴全面口罩才能作業的地方。但是與以前相比,現在的作業環境已經改善了很多。」

2013 年大成建設開始靠海側的「Facing」作業,當時還有很多高輻射劑量的瓦礫,作業時規定必須穿有鉛的服裝。這種服裝最重的 20 公斤,最輕的 10 公斤,只要稍微工作就會上氣不接下氣,而工作中當然無法補充水分,因此在夏天酷暑時是一大考驗。

當時刮除瓦礫是從深夜零時開始。由於要動用大型重機具必須封路,因此只有這段時間才能施工。大井先生說:「這項工作目前仍然如此,而最難搞定的就是降低輻射劑量對策。包含我個人在內,能夠抑制多少作業員的曝露? 2013 年的時候,要使用將運轉員座位以鉛圍住的遮蔽堆高機,以及貨櫃搬運,如何在規定時間內完成作業也必須好好規劃。」

而福島出身的作業員們富有「獻身感」,即使口袋裡的 APD( 有警報的口袋型輻射劑量計 ) 的警報已響,「還要再做一下下」地仍然持續作業。這時大井與工地主任間島一聰就必須以擴聲器喊叫「某某先生請回來」。

大井說:「一次只能做 3 分鐘的作業,分成 4 個班去輪。作業員們就是拼命做,『今天已經有 3 次呼叫聲』的作業員,仍然會奮不顧身的上去『前線』」。

就是這種「為民除害」的精神,才造就了目前比較舒適的工作環境。大成建設公司的內規是「5 年累積不得超過 80 毫西弗」。間島本人在 2013 年一年內,其累積劑量就接近 80 毫西弗,只好調到後方的工程,負責大型休息所的建設。

作業的障礙來自多方面,例如挖開後才發現的配管與配線,這時他們對於東電監工人員的期待是,和水處理或是電氣的相關人員依據配管的處理方式協商決定,迅速處理。大井先生說:「就這一點來說,由於為我井先生的現場經驗豐富,幫了我們不少忙。」





BROKK 公司的無人機

間島主任是在 2011 年 5 月調到福島一廠工作,第一個工作是撤除 3 號機廠房靠山側入口前面的瓦礫。大成建設的核能部門緊急採購瑞典的 BROKK 公司的解體用小型重機,這是使用於車諾比核電廠的遙控無人機,具有如螃蟹一般的多隻腳。為了操作這部機器,間島先在大成建設的子公司「成和Renewal Works」的研修中心受訓,然後連同這部機器一起進駐核電廠。

「在 J-Village 穿上泰貝克 ( 杜邦公司出品的化學防護衣的商品名稱 ),掛上全面口罩後,經過福島二廠駛往福島一廠。快到廠房時,心中感受『我來到戰場嗎?』倒塌的鋼骨穿過建築物,槽上掛著汽車,就好像飛彈轟炸後的遍地瓦礫。當我看到周圍有好幾條被打上岸的魚,已經呈現乾焦的狀態時,才意識到這一切竟是海嘯造成的!」

間島他們在 4 號機前面設置了以 10 公分厚的鉛板團團圍住的指揮室,看著攝像機的影像遙控 BROKK 公司的無人重機。

「當時帶著 5 毫西弗的 APD,如果因為機械出了一點小毛病而下了車,或是去照現場的照片,APD 就馬上會發出警報聲。因為當時做的是以遮蔽型堆高機將數百毫西弗或是 1,000 毫西弗的瓦礫加以清除的作業。」

間島的團隊曾經在無人重機前方裝上強力的磁鐵,將 3 號機廠房附近的鋼板取回。就這樣,他們靠著現場的討論,想出新點子,將各式各樣的難題一一加以解決。

在 2017 年 2 月到現場報到投入工作的為我井所面對的這一群人,正是經歷過上述種種艱辛的好漢們。

間島與大井,藉著機會教育,向不知道震災剛發生時嚴重狀況的為我井,講出自己的體驗。歷史的傳承有助於為我井珍惜目前已經改善很多的環境,度過了轉職後的第一年。如今他將轉到另一工作崗位,參與固體廢棄物儲存庫的設計。

他談到如今的心境:「剛開始有點不安,現在則認為轉職的選擇是對的。這工作的目標很清楚,在現場的每一個人都朝著同一方向前進。以『Facing』作業來說,它本身是簡單的,不過其中的每一項都朝著最終的目標前進,這讓自己在工作上感受到『意義』,也連接到成就感。」

一山又過一山,歲月的痕跡在除役現場,帶給每一個曾經從事這工作的人們,難忘又深刻的印象。而傳承這些,正是告知人們:「即使再大的困難,只要假以時日,終究可以克服。」



參考資料:
1. 稻泉連,《稱為除役的工作》之一:事故後的東電「轉職者」,新潮 45,2018 年 3 月號,p.138-149
2. 稻泉連,《稱為除役的工作》之二:事故後的東電「新進員工」,新潮 45,2018 年 4 月號,p.184-198
3. 稻泉連,《稱為除役的工作》之三:「加害企業」如何錄取員工,新潮 45,2018 年 5 月號,p.196-207
4 國際間核電機組除役費用規劃 5 除役現場的甘苦談 – 311 事故後一位轉職者的心路歷程 6 輔助治療癌症和抑鬱症的香料 – 薑黃素
Last modified:2018-08-18 17:42:27 by nicenter Powered by TadBook2
這些評論各由發表者自負責任. 對於他們的發言內容, 本站不提供任何擔保.
 線上期刊目錄

 友善連結

單位類

行政院原子能委員會
放射性物料管理局
核能研究所
國立清華大學工程與系統科學系
國立清華大學生醫工程與環境科學系
中華民國核能學會
財團法人核能科技協進會

新聞類


30013 新竹市光復路二段101號 創新育成中心三樓309室 電話:(03)571-1808 傳真:(03)572-5461 Email: nicenter@nicenter.org.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