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 搜尋
* 核能資訊中心
* 中心簡介
* 相關資訊
* 瀏覽人數
今天: 24
昨天: 172
本月: 2457
總計: 535337
6 日本高中生揭露福島輻射劑量的驚人事實 7 日本醫師的福島觀察 8 照得不偏不倚、劑量不多不少 核子醫學的標靶藥物與輻射品保
日本醫師的福島觀察

7 日本醫師的福島觀察

文‧ 中川惠一


當人體曝露於放射線時,細胞核中的雙股螺旋DNA 會產生斷裂,被放射線切斷後的DNA 會自行修復重新組合。在少量放射線(低劑量)照射下,會促使細胞的修復機能運作,抑制對健康的不良影響。但在原子彈爆炸的情形中,由於是一瞬間曝露於高劑量的放射線下,細胞來不及修復,就會危害健康。受傷無法修復的DNA 會變成「異常的設計圖」,成為致癌的原因。致癌的風險會依照劑量的多寡而不同,在廣島、長崎的數據中可看到,短時間曝露於放射線時,在100-200 毫西弗劑量下,發生癌症的風險會增為1.08 倍,這與因為抽菸等生活習慣而致癌的機率相比低得多,抽菸的致癌風險為1.6 倍,相當於曝露在2,000 毫西弗以上的劑量,而吸入二手菸的致癌風險則相當於50-100 毫西弗。

福島的背景輻射

日本每年的背景輻射對國民造成的劑量平均為2.1 毫西弗,此指曝露於原本就存在於自然界中的放射線,包含宇宙、大地、食物以及空氣中的氡氣。而在生活中的輻射曝露,也包含醫療的放射線。1 次電腦斷層掃描(CT)檢查全身,平均會曝露7 毫西弗的放射線。而日本人醫療輻射曝露約4 毫西弗,為世界最多。在害怕曝露於放射線的同時,又因「自己主動被曝露的劑量」成為世界第一而感到困惑,並且曝露於醫療的輻射總量是沒有限制的。這是因為考慮到醫療輻射帶來的益處比傷害來得多。特別是筆者專攻的放射治療,於攝護腺照射8 萬毫西弗、全身照射4 千毫西弗也是有的。說真的,並不需要頭痛就馬上去做CT 檢查,要正視並改善日本占全世界CT 檢查1/3 的事實。

世界上有些地區的岩石土壤會釋放相當高的輻射劑量,例如北歐有1 年7-8 毫西弗的地方,伊朗的拉姆薩則有260 毫西弗,但是沒有這些地方的居民癌症發生率較高的報告。雖有因食物而產生體內輻射曝露的疑慮,在日本流通的食物輻射劑量是很低的。日本政府在福島事故發生後建立嚴格(可以說是太過嚴格)的食物、水、飲品流通基準,並要求農家及流通業者確實遵循。從各國的食品標準來看,福島事故發生後,2012 年4 月厚生勞動省所導入的食品中放射性物質標準值非常的嚴格。嬰幼兒食品與牛乳中容許放射性活度為每公斤50 貝克,是美國標準的1/20 以下;而飲用水的標準是每公斤10 貝克,相當於美國標準的1/120。現在日本流通的食品完全依照國家的指導方針進行抽檢,但福島產的米,並非抽檢,而是進行「全量全袋檢查」。2015 年以後全以每公斤100 貝克的標準(美國、歐洲標準的1/12 以下)檢驗合格。不僅如此,2016 年99% 在偵測極限以下,現在全部的福島米皆在掃描檢查的偵測極限以下。因放射性物質未進入福島縣民體內,體內曝露的劑量當然就極度的減少了。實際上,即使是兒童專用的全身精密檢查儀器(檢驗最小限度是50 貝克/ 人),也檢測不出放射性銫1。



雖說在福島地區有體外曝露的問題,事實上,2014 年福島市民因事故額外增加的被曝劑量平均值是0.44 毫西弗,99.57% 的人每年增加不到1 毫西弗。在全村撤離的飯舘村內,常於福島市內等地通勤且在戶外作業的職員,最大的額外曝露的劑量也是在1 年3 毫西弗左右。大多數的福島居民,1 年體外曝露的劑量約在2-3 毫西弗以下。福島縣民健康調查報告,99% 以上的福島居民輻射劑量約在5 毫西弗以下,一生因福島事故而額外增加的輻射劑量,推算平均約10毫西弗(UNSCEAR 2013 report, Vol.1)。表2是福島事故發生後1 年內有效劑量的最大估計值,這種程度的輻射曝露劑量,不僅會隱蔽在一般的日常生活習慣中,也不可能檢測出癌症發病率的增加。

福島兒童的甲狀腺癌

雖有福島的孩童甲狀腺癌增加的報導2,但這不是核子事故的影響,而是在縣民健康調查中進行精密的甲狀腺檢查,而早期發現「自發型」癌症的原因。在韓國也發生罹患甲狀腺癌激增的現象,已是該國癌症中的第一位,原因也一樣,是進行甲狀腺檢查的結果。日本的問題是癌症檢查受檢率很低,而韓國卻有6 成的人會去健檢。而女性在乳癌檢查時,醫師會順便用超音波裝置檢查甲狀腺,因此只有「發現」的案例急增。近20 年來甲狀腺癌的發現增加了15 倍以上,但死亡人數並沒有增加,當然這是由於甲狀腺癌的死亡率本來就非常低的緣故。



現在韓國過度的檢查成了社會問題,本來甲狀腺癌在成人中存在的可能性相當大,但在大多數情況下,甲狀腺癌並沒有擴大,或是就自行消失了,因此甲狀腺癌對於國高中生來說也並不稀奇。由於福島事故當時對18 歲以下所有孩童進行健康檢查,所以發現案例的增加,一點也不奇怪。而車諾比事故中,造成15 名孩童因甲狀腺癌死亡,我們必須了解車諾比事故及福島事故的狀況並不相同。車諾比事故中每100 位孩童就有1 人曝露於1 萬毫西弗的輻射劑量,而福島事故的孩子最多曝露在100 毫西弗以下(UNSCEAR 2013 report, Vol. I)。福島在甲狀腺癌發病的兒童案例中大多是高中生,而車諾比發病的是6 歲以下的孩童,狀況完全不同(UNSCEAR 2008 report, Vol.II)。圖1 是福島兒童甲狀腺癌的年齡分布。

也有資料顯示,甲狀腺癌的發病原因在於遺傳因子的變異3。依照福島縣內地區來看,福島避難區的甲狀腺癌發生率沒有增加。鄉村市鎮甲狀腺二次檢查結果,罹患惡性腫瘤或疑似惡性腫瘤的比例,2011 年調查鄉鎮市(國家指定的避難區等13 鄉鎮市)為0.03%,2012 年調查鄉鎮市(縣內等地12 鄉鎮市)為0.04%,2013 年調查鄉鎮市(磐城市、神奈川地區、會津地區等34 鄉鎮市)為0.03%。車諾比事故在蘇聯體制下,並沒有把事故的資訊傳達給居民,也沒有對避難和食物的管理做適當的處置,而且每個國家的用餐習慣不盡相同。碘是製造甲狀腺荷爾蒙不可或缺的物質,由於日本四周環海,可從昆布等海藻類攝取碘。若在內陸的話,碘的攝取就可能不足。車諾比附近的孩童因為碘攝取不足,甲狀腺吸收了大量的放射性碘。福島和車諾比事故不同,根本沒有因曝露於輻射而增加的兒童甲狀腺癌案例,但今後隨著福島縣檢查的增加,發現癌症案例的可能性也會增加。事實上,若繼續如此對兒童甲狀腺檢查的話,恐怕會像韓國一樣是「過度診察」。若是發現微小的甲狀腺癌,應盡可能的先作觀察才是。

低劑量曝露與LNT 假說

即使低劑量曝露的影響非常小,也無法斷言零影響,這是因為不可能證明風險完全不存在。筆者雖然判斷「福島不會因為輻射而使致癌率增加」,但無法證明「絕對」不會增加。國際放射防護委員會(ICRP)提出0-100毫西弗劑量對健康的影響是以安全的觀點,因此採用即使極微量也有影響的線性無閾假說(LNT hypothesis)。因為1,000 毫西弗的曝露約增加5% 癌症死亡的數據,在LNT 假說中就假設100 毫西弗會增加0.5% 的致癌率來進行輻射防護;但ICRP 也將此視為假說,「不能使用在致癌、死亡人數的推算」(ICRPPubl. 103),並且認為「10 毫西弗以下的曝露,即使是大的團體也無法觀察到癌症的增加」(ICRP Publ. 96)。也就是說,100 毫西弗以上為「科學」領域,100 毫西弗以下為「哲學」領域,或者也可以說是安全思想的領域。

但是在日本,有關LNT 假說的誤解泛濫流傳,例如,號稱為專家的人宣稱:「因為100 毫西弗的曝露會增加5% 的致癌率,福島的人口為200 萬人,如果縣民平均受到10 毫西弗的曝露,就會增加1,000 名的癌症患者。」因此造成一陣混亂。在生活中曝露於100 毫西弗以下的低劑量與其他主要原因相比,增加癌症的程度可以說非常低。

福島避難者的健康狀態

目前對福島的避難者而言,相較於輻射,反而是日常生活的不自由及心理上的問題才是重點課題。因為壓力的關係,住民的糖尿病及高血壓增加,飲酒也增加,運動不足,肥胖也增加。即使在「生活機能評估基本查核表」的分析,比較震災前後查核表數據的結果,在「工具性日常生活活動能力量表」中運動機能、營養、口腔機能、認知症、憂鬱狀態等方面也發現有惡化現象。另外,為瞭解住民在心理方面的影響,已經完成全體村民調查。在2012 年10 月初次調查中顯示高齡者身體的活動顯著減少,年輕人則有與鄰近地方缺少交流,以及睡眠、酒精、急躁感等心理方面的問題;2013 年6 月追蹤調查結果也顯示同樣的傾向,心理、社會方面的問題有慢性化現象。

福島縣立醫科大學以飯館村約1,000 位村民為調查對象,結果顯示高血壓、肥胖、糖尿病、脂質代謝異常、肝功能指數增加,因避難而造成健康惡化的現象。距離福島第一核電廠10-50 公里的南相馬市和相馬市,接受健康檢查者為40-74 歲共6,406 人。將接受檢查者分為避難者和未避難者,有關糖尿病及高血脂症等發病率,比較事故前3 年平均值與事故後2012- 2014 年的結果,可知避難者健康有惡化現象。發病率變化最大的是糖尿病,避難者在2014 年為事故前的1.6 倍,未避難者也增加了1.3 倍。高血脂症的避難者人數在事故翌年的2012 年以後上升,2014 年為事故前的1.2 倍。另一方面,高血壓在事故前後未發現較大的變化,進行調查的坪倉正治醫師說明:「可能是人際關係及工作等生活環境變化產生影響,除了被迫過著避難生活有關以外,即使未避難者也可能因為工作場所變更等生活上變化所產生的影響,對住民的慢性疾病有必要長期持續觀察下去。」如上所述,福島的住民接受曝露的劑量相當少,並未因輻射而增加癌症,但若因生活習慣的惡化而罹患糖尿病,則會使癌症風險增加2 成(胰臟癌、肝癌約2 倍左右),而這樣的風險相當於500 毫西弗。長期來看,福島癌症增加的可能性會較高,為了預防癌症而避難卻因此有罹患癌症之虞。

與飯館村的相遇

我因「風險溝通」的關係來到飯館村,2011 年4 月為進行福島的土壤與食物的輻射汙染調查和菅野村長會面,當時飯館村公所旁的飯館養老院對政府「全村避難」的指示採反對的立場。在東大醫院的輻射治療團隊進駐之前,沒有任何東京來的人曾造訪這個養老院。我們去訪問時,養老院內有107 位長者,平均年齡約80 歲,最高齡者102 歲,大部分的人無法自主行動,需要較高程度照護,也有幾位已到人生末期,在震災後的一個半月內即有3人死亡。核子事故造成輻射外洩對一般民眾的健康傷害只是癌症「風險」增加而已,輻射在細胞分裂進行複製時,對於不安定的基因造成損傷,有時造成細胞的「不死化」,在此狀況下產生的癌細胞也幾乎都會被免疫細胞殺死,但是對原本就存在的癌細胞卻難以辨識為異物,成為強勁的對手。




像這樣避過免疫系統的監視而存活的癌細胞因重複分裂而增殖,但大多數的癌細胞成長到1 公分需要20 年的時間,85 歲的長者即使因輻射曝露造成癌細胞增加,但要成長到1 公分時已超過100 歲。因此避難幾乎沒有好處。2011 年4 月,飯館村的空間劑量率雖超過每小時3 微西弗(μSv),但養老院內任何地方的輻射劑量都在每小時1 微西弗以下,這是因為大型鋼筋混凝土的建物屏蔽效果相當好,入住者因為不能外出,輻射的曝露比較少。有些入住者是同一個家族,結果被迫分離到其他不習慣的設施去,因生活不便利而產生壓力,為了避難卻造成反效果。後來我才知道,其實菅野村長的義母住在福島縣內其他的養老院,在福島事故後需避難,輾轉到栃木縣內兩個設施,聽說在大約兩星期後死亡,高齡的入住者如果去避難,死亡率高達3 倍。依據村長親身經驗的信念,我們在社群軟體上也持續推動,養老院因而得以繼續維持運作。

菊池製作所

菊池製作所也在全村避難的指示下繼續在飯館村內營業,理由是必須和客戶、相關官署維持長久培育的信賴關係。2011 年6 月起為維持營運,與行政單位合作積極進行健康傷害對策及除汙,以高壓水沖洗部分廠房,自主性設立空氣噴淨裝置;並準備室內專用鞋,減少放射性物質被帶入室內。另外,不僅是周圍土壤,連工廠內的柏油路也刨除後重新鋪設,在徹底除汙後,工廠內輻射劑量下降至除汙前的3 成以下。另外在2011 年初採取對策,利用從飯館村借來的輻射劑量計,使員工曝露的劑量不超過20 毫西弗。員工人數雖然一度降到100 人以下,但留下來的人員同心協力持續作業,也因此獲得成果,訂單並未減少。2011 年10月,股票也在大阪證券交易所、JASDAQ 市場上市。2012 年12 月安倍總理訪問川內工廠,2013 年7 月天皇與皇后也到飯館工廠訪問,持續給予鼓勵。

2013 年調查在福島工廠員工的體外劑量,對19 歲至62 歲跨世代共64 位員工(男性39人,女性25 人)進行調查,其結果如圖3 所示。70% 員工體外曝露的年有效劑量在2 毫西弗以下,雖有部分員工超過3 毫西弗,但那些人員是持續每天在室外作業10 小時左右,推測沒有人達到1 年5 毫西弗。目前除汙及放射性物質衰變仍在持續,故體外曝露的劑量也持續降低。目前使用個人劑量計與GPS,可記錄個人每分鐘詳細劑量的行動數據,更加詳細解析每一個人體外曝露的劑量。在福島事故發生後,避難者罹患糖尿病的人數增加了1.6 倍,但菊池製作所福島工廠員工的健康狀況卻良好。筆者推想可能是持續有人際關係、工作等,與生活環境變化小的緣故。

風險衡量標準

一般民眾對風險標準欠缺正確的判斷與態度,吸菸的輻射劑量超過2,000 毫西弗,二手菸是50-100 毫西弗,相較來看,曝露在未滿100 毫西弗的低輻射劑量,並非處於高風險狀況。對於曝露在低輻射劑量下的風險不應只是一味的忌諱避談,應重新審視繼續的避難是否妥當。當年車諾比事件,強制性避難破壞了當地社會狀態,前蘇聯的烏克蘭因經濟窮困,當地居民平均壽命大幅下降。再看日本的廣島縣,今日縣民健康,更是長壽的都市中心。因此,我們應該認清眼前現實狀況,並記取人類歷史給我們的寶貴經驗。

謠言傷害的殺傷力驚人

自福島事故發生以來已經7 年,但「謠言傷害」仍未停止。目前所有福島生產的米以全世界最嚴格的標準檢驗均合格,100% 均在可測值以下,在輻射方面可以說是全世界最安全的米。但是即使這麼安全,福島的米仍賣不出去。曾經是東北米倉的福島,生產量已經減至事故前的3/4,且價格仍然低迷。福島米的主要品種,經15 年以上開發的「天稻」,現在已轉為飼料米。現在福島生產的米有3 成在福島縣內銷售,其餘7 成在全國的零售市場銷售,銷往一般家庭的量大幅下滑,米的價格依種類不同有的甚至下跌了2 成。便利商店的飯糰、便當,及餐館中的米製品的使用量有增加的趨勢,儘管品質很好,但價格比全國平均值還低。福島縣民有9 成知道福島米是以「全量全袋檢查」的方式檢驗其安全性,但是,在縣外不到5 成;知道檢驗結果零超標的民眾,在縣內不到6 成,縣外甚至不到2 成。縣內與縣外已經出現訊息鴻溝。

此外,2015 年時民眾對福島縣生產的農作物持有排拒感的比例,福島縣內為18%,縣外為23%。雖然有80% 的民眾表示不排斥,但福島米轉為飼料米販賣已成事實。經銷商表示,現在縣外仍有很多消費者忌諱福島的農產品,但是同樣的福島米所釀的日本酒就大受歡迎。自古以來福島縣以酒產地聞名全日本,許多啤酒廠互相競技,生產各種品牌酒。福島酒的品質在全國新酒評鑑賽中,連續5 年獲得金牌的數量居日本第一,適合釀造清酒的「夢之香」也很受歡迎。福島米和福島酒,為什麼有這樣的差別呢?我認為即使是相同的經銷商,甚至是頻繁造訪福島飲用當地酒的人們,並沒有真正地理解福島農作物安全性的緣故。要支持福島,儘可能地了解福島的真相是很重要的。

(中川惠一醫師為日本東京大學醫學部附屬醫院放射線科副教授)
資料來源:
1. h t t p : / / a p i t a l . a s a h i . c o m / a r t i c l e /fukushima/2014092400003.html
2. https://www.pref.fukushima.lg.jp/uploaded/attachment/101599.pdf
3. 鈴木真一等人,「兒童和青少年甲狀腺癌發病的鑑別和相關發病機制」,第57屆日本甲狀腺學會年會
6 日本高中生揭露福島輻射劑量的驚人事實 7 日本醫師的福島觀察 8 照得不偏不倚、劑量不多不少 核子醫學的標靶藥物與輻射品保
Last modified:2018-05-04 14:58:17 by nicenter Powered by TadBook2
這些評論各由發表者自負責任. 對於他們的發言內容, 本站不提供任何擔保.
 線上期刊目錄

 友善連結

單位類

行政院原子能委員會
放射性物料管理局
核能研究所
國立清華大學工程與系統科學系
國立清華大學生醫工程與環境科學系
中華民國核能學會
財團法人核能科技協進會

新聞類


30013 新竹市光復路二段101號 創新育成中心三樓309室 電話:(03)571-1808 傳真:(03)572-5461 Email: nicenter@nicenter.org.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