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 搜尋
* 核能資訊中心
* 中心簡介
* 相關資訊
* 瀏覽人數
今天: 27
昨天: 123
本月: 2255
總計: 539743
5 世界各國除役拆廠作業規劃與廢棄物處理現況 6 離福島越遠,越害怕福島 7 核子醫學的輻射是好還是壞?
離福島越遠,越害怕福島

6 離福島越遠,越害怕福島

文‧ 張文杰


筆者於2017 年11 月24 日參加台灣電力公司舉辦的「知輻人生」國際論壇,是為讓國人瞭解日本福島核災中輻射對人們的真實影響,台電公司邀請日本東京大學醫學部附屬醫院放射線科中川惠一教授來台演講「輻射影響真相探討」,以及邀請京都大學台灣籍醫學博士生廖彥朋先生演講「媒體如何影響我們的認知」。中川醫師分享了一個小故事,他本人每個月會去福島瞭解當地居民的健康狀況並與居民對談,但他認為這樣還不夠,就讓他的放射科研究團隊中一個年輕人暫時搬到福島當地居住,實際去體驗當地居民的生活情況。過了一段時間,這位年輕人竟然要辭職,因為他愛上了一位福島當地的女性,要和她結婚,並且已經在福島當地醫院找到放射性醫療的工作。沒想到就這樣從東京到福島暫住,變成在福島落地生根。

中川醫師另外分享一份民意調查――「日本各縣市對福島的印象為何?」民調結果顯示,離福島越遠的縣市,越害怕福島。反過來說,離福島越近的縣市,因為越瞭解福島當地的情況,所以越不害怕福島、對福島的印象越好。

中川醫師的背景

來自東京大學醫學部的中川惠一醫師是放射線治療的專家,在這領域的研究已經超過30 年,目前他的團隊將近20 人,包括放射線醫師、技師、醫學物理師與心理治療師等,在福島核災發生之前日本安倍總理就曾到他的研究室參觀。中川醫師也致力於癌症與放射線治療的科普與知識推廣,同時身兼日本厚生勞動省(相當於我國的衛福部)的「癌症對策推動協議會」委員、「癌症相關知識普及啟發懇談會」主席、「癌症檢查企業ACTION」顧問委員會議長,以及「日本放射線腫瘤學會」理事。

中川醫師說他跟核能發電完全沒有關係、也不熟,但自從福島核災後,銫137、貝克、西弗等字眼就不斷交錯並出現在報章媒體上,絕大部分的民眾根本搞不清楚這些名詞,而人類的天性是對於不明就理的事物會感到恐懼;可惡的是,抓住這點不斷煽動民眾的人,造成現今「風評被害」(即謠言傷害)的受害者不斷增加。他身為放射線治療的專家,認為有義務站出來幫助民眾瞭解放射線,破除相關的謠言,並解救風評被害的受害者。11 月底這幾天在日本是假期,但是中川教授犧牲他的假期來到台灣,就是希望台灣民眾更加瞭解福島與輻射的真相。

低劑量輻射對人體的影響小到無法檢驗出來

中川醫師現場對台下聽眾問了一個問題:「男性和女性哪個比較容易罹癌?」答案是男性,日本男性的罹癌率比女性高出約40%,主要原因是生活習慣較差。中川醫師說因為日本原爆的關係,所以有非常大量(幾十萬人)的案例可研究低劑量輻射對人體的影響,而且這也是最有用的數據。從原爆的案例來看,在100 毫西弗(mSv)以下並沒有發現罹癌率增加的情況,在100 毫西弗左右,罹癌率會增加0.5%,高於100 毫西弗以後,罹癌率會隨曝露劑量等比例增加。

中川醫師強調,原爆的案例是在短時間內接受到輻射曝露,但福島核災並非如此,舉例來說,被400 度的油淋到一次是很危險的,但是被40 度的油淋到10 次是沒有危險的。所以一般低劑量輻射的定義為200 毫西弗以下,這也適用於福島核災的情況。然而,低劑量輻射對人體的影響太小了,小到無法檢驗出來,和不良的生活習慣相比,根本算不了什麼,擔心低劑量輻射對人體的影響,還不如花精神去改善不良的生活習慣,例如多運動、體型的維持、注意肉及鹽類的攝取、攝取充足的蔬菜水果、避免抽菸(包含二手煙)和大量喝酒…等,如上頁圖1 所示。另一位講者廖彥朋先生也表示,民眾常說我們不知道低劑量輻射對人體的影響,因為不知道它的影響,所以不要接受低劑量輻射。但重點應該是,低劑量輻射對人體的影響小到無法檢驗出來,無法檢驗出來的影響根本不值得我們去擔心才對。

5 毫西弗的體內曝露與體外曝露 哪一個較可怕?

中川醫師又問台下聽眾一個問題:「5 毫西弗的體內曝露與5 毫西弗的體外曝露相比,哪一個較可怕?」台下的聽眾中認為5 毫西弗的體內曝露比較可怕的人數明顯比較多。中川醫師表示這就是一般民眾常見的迷思之一,在體內進行曝露,這聽起來就是比較可怕,但是西弗這單位的定義是「人體接受輻射曝露的影響」,已經把體內和體外曝露的差異考慮進去,所以答案是一樣的。中川醫師表示只要記得西弗這個單位就好了,貝克之類單位就忘了它吧,跟民眾溝通時,越簡單越好,只要讓民眾記得西弗是指人體接受輻射曝露的影響就好,所以接下來演講中的輻射單位也只會出現西弗。

筆者有時會用「1 公斤的棉花和1 公斤的鐵塊,哪個比較重?」來做比喻,一般人都知道答案是兩者一樣重,因為大家都知道公斤是表達重量的單位,就算受到棉花和鐵塊的既有印象而答錯,只要一提醒兩者同樣是1 公斤重就能迅速瞭解正確答案,這和中川醫師的講法有異曲同工之妙。

日本人的自然輻射年曝露劑量低於世界平均值

中川醫師表示,日本每人的自然輻射年平均曝露劑量約是2.1 毫西弗(包含福島核災影響),全世界每人的自然輻射年平均曝露劑量約是2.4 毫西弗,如圖2,因為其他國家或地區、地質條件不同的緣故,所以劑量較高。中川醫師進一步舉例說明,例如歐洲地質有許多含氡氣的場所,所以歐洲許多國家的自然輻射年平均曝露劑量超過3 毫西弗,如圖3所示,但沒有任何研究或數據顯示北歐各國居民的罹癌率比較高。筆者補充說明:日本在發生福島核災之前的自然輻射年平均曝露劑量是每人約1.5 毫西弗,如圖3 中的數據。發生福島核災之後,在食物中接受輻射曝露劑量上限定為1 毫西弗,所以自然輻射年平均曝露劑量中的食物部分就提高到0.99 毫西弗,整體因此上升到2.1 毫西弗,如圖2 所示。但是這只是假設的最高值,日本食品絕大部分已經回復到核災前的水準,實際上應該接近核災前1.5 毫西弗的水準。

廖彥朋先生表示,日本某些溫泉地區的自然輻射背景值較高,甚至標榜有輻射療效的「放射性溫泉」,例如日本鳥取的三朝溫泉,當地以「世界有名的放射性溫泉」為宣傳並引以為傲,命名為「藥師の湯」,每年有將近兩百萬人次的民眾去泡放射性溫泉。根據調查,三朝地區的自然輻射背景值約為日本全國的3倍,當地民眾的癌症死亡率,不但沒有比較高,反而只有全國平均的一半。當地大學曾做過實驗,把民眾分成3 組,一組依照平時的日常生活作息,另一組常去普通浴池泡澡,最後一組常去泡具有較高放射性的三朝溫泉,結果顯示最後一組的健康情況明顯較佳。另外也有醫學研究證實,常泡較高放射性的三朝溫泉,有提高新陳代謝、增強免疫力和自身治癒力的作用,不愧是「藥師の湯」呀。

日本人的醫療輻射年平均曝露劑量是世界第一高

日本人的醫療輻射年曝露劑量約4 毫西弗,約是世界平均值的4-5 倍。日本人的醫療和自然輻射年曝露劑量合計約6 毫西弗,雖然高於世界平均值,但是中川醫師強調,世界上有許多背景輻射很高的地區,例如拉姆薩的260 毫西弗/ 年,不過都沒有觀察到這些地區民眾的罹癌率較高。為什麼日本人的醫療輻射年曝露劑量是世界第一高? 中川醫師說,因為日本的國民保險無論何時均可接受檢查,所以日本每人每年看診次數是歐美的好幾倍,如表1,所以日本人的醫療輻射年平均曝露劑量是世界第一高。照電腦斷層掃描(CT)的次數也遠遠多於其他國家,占了世界總和的1/3。

照一次CT 影像的輻射劑量約7 毫西弗,是胸部X 光0.05 毫西弗的140 倍,中川醫師表示,在擔憂曝露於放射線的同時,對於「自己主動曝露在放射線中」而成為世界第一,這個矛盾令他感到困惑。中川醫師專攻的放射線治療,在攝護腺照射的劑量可高達8 萬毫西弗,而全身照射的劑量達到4,000 毫西弗也是有的。中川醫師秀出兩張圖,一張是肺部的X 光片,另一張是CT 影像,從X 光片上幾乎看不出有顆癌症腫瘤,但是從CT 影像中就可明顯看出有癌症腫瘤的存在,這是一般民眾都可分辨出來的。由此可知CT 的必要性,但是並不需要頭痛就馬上去做CT 檢查。




福島縣民的累積曝露劑量在3 毫西弗以內

中川醫師每個月都會去福島縣,曾去過公立養老院、松川臨時住宅、當地學校,以及屬於「限制居住區」的飯館村,去深入瞭解當地居民健康狀況並與居民對談或演講。中川醫師分享他去飯館中學的經驗,除了對全校師生進行放射線教育、進行問卷調查,還和師生一起進行放射線實地測量。在進行放射線教育之前,師生對放射性的瞭解很少,所以有許多不必要與錯誤的擔憂,在講課之後就有明顯的改善,如表2 和表3 所示。最大的改變是女性原本有56%認為可能影響未來出生的小孩,在演講後全部都不擔心了,這讓中川醫師感到非常欣慰。根據中川醫師提供的福島縣民健康管理調查資料顯示,從2011 至2013 年年底為止,一共調查了福島第一核電廠周遭的46 萬縣民,來自福島核災的體外曝露累積劑量在3 毫西弗以內的比例占了99.3%,其餘0.7%也大都在15 毫西弗以內,這種程度的輻射曝露劑量不可能對罹癌率有影響。

福島縣民所接受到的體內曝露劑量則幾乎是零,主要原因是食品方面實施了極為嚴格的限制與檢查。以福島米為例,在2015 年就已全部都在標準值以內了,中川醫師說他現在只吃福島米,因為只有福島米通過最嚴格的檢查。福島米釀的福島酒,在日本全國新酒評鑑中,已連續5 年獲得日本第一的金牌賞。喜歡喝酒的中川醫師表示,他也很喜歡喝福島酒。在2017 年9 月份最新的調查結果指出,對福島縣各地居民進行體內曝露劑量的抽檢,如上頁表4 所示,表中的劑量是預計成人在50 年內的累積劑量、小孩是到70 歲為止的累積劑量。可以看出結果全部都在1 毫西弗之內,可說已經回復為發生核災前的水準。

因害怕輻射罹癌而避難,但癌症數卻因避難而增加

中川醫師秀出一張飯館村避難者在福島核災事故發生前後的村民體檢結果,與輻射有關的罹癌率都沒有增加,反而是高血壓、糖尿病、脂質異常和肥胖的比例有明顯的增加。這種結果在南相馬市也有看到類似的結果,南相馬市避難者在2014 年的糖尿病患者比例為2008-2010 年的1.6 倍,如圖4 所示,而糖尿病患者的整體罹癌風險提高了2 成,這是相當於接受2,000 毫西弗的水準,這問題比福島核災的輻射嚴重多了。

圖4 是來自日本糖尿病學會和日本癌症學會的研究,這兩個學會也表示,防止糖尿病及癌症的訣竅是飲食均衡、良好的運動習慣、不抽菸與少喝酒。但中川醫師說,因為避難的生活水準比之前來得差,被害風評等因素所帶來的心理壓力又增加不少,生活習慣因此惡化,導致糖尿病等疾病有明顯的增加。日本讀賣新聞曾有一篇報導,內容是日本全國和福島未成年小孩的肥胖比例,日本全國5-17 歲的未成年小孩肥胖比例大都在5-10%之間,而福島未成年小孩從5-17 歲中的每一個歲數,肥胖比例都比全國來的高,大約高出3-5%。這情況也與害怕輻射導致減少戶外活動有關,所以解除當地居民的輻射疑慮遠比減少輻射汙染還重要。



害怕甲狀腺癌比甲狀腺癌本身更困擾福島居民

核災釋放出的碘131 是引起甲狀腺癌的原因之一,在車諾比核災中,甲狀腺癌也是世界衛生組織唯一確定可歸因於核災輻射所造成的民眾健康影響,約有6,000 個甲狀腺癌案例發生,死亡案例為15 人,而且都是發生在兒童身上。所以福島核災發生後,福島兒童的甲狀腺癌情況一直是世界所注目的焦點。中川醫師提供一份2017 年3 月31 日的最新資料顯示,福島縣18 歲以下的縣民約有38 萬人,包含核災1 年內出生的孩童,檢查結果有191 人罹患或疑似是甲狀腺癌。福島醫學大學與長崎大學整理出以下幾點原因,他們射所造成的影響」,應該是屬於遺傳因子變異的結果:
1. 甲狀腺癌的罹患率與日本其他縣市的發生率相比,沒有太大差異。
2. 輻射劑量遠小於車諾比核災:福島避難者的甲狀腺等價劑量99%在30 毫西弗以內,98%在20 毫西弗以內(屬於低劑量輻射);車諾比避難者的甲狀腺等價劑量99%超過100 毫西弗,兩者天差地遠。
3. 甲狀腺癌的形成至少需要5 年的時間,福島縣發現的案例是集中在核災後1-4 年,從時間推論並非由核災輻射所引起。
4. 詳細檢查腫瘤情況與切片分析,是偏向屬於遺傳因子變異的結果,而非由輻射引起。
5. 福島核災和車諾比核災的甲狀腺癌年齡組成相差很大,車諾比幾乎都是5 歲以下的兒童,福島則是以10 多歲的青少年為主。由此可判斷車諾比是由輻射引起,但福島是屬於遺傳因子變異的結果。
6. 車諾比核災中的甲狀腺癌男女比例是1:1。福島核災中的甲狀腺癌男女比例是3:7,這和非輻射影響的比例相近。

筆者在問與答時間向中川醫師提問:「美國輻射防護與度量委員會(NCRP)主席說過,從研究輻射效應的角度來看,沒有理由繼續在福島進行這種全面性的甲狀腺癌調查,因為福島核災的輻射劑量是如此微不足道。當然,決定要不要繼續調查,有來自社會的壓力、健保和日本政府責任等因素。而NCRP 主席建議,如果日本政府要繼續調查,需要非常清楚地說明,這不是一項科學研究,而是屬於回應民眾的關注所進行的健康調查。如果有甲狀腺癌被極敏感的超音波裝置檢查到,要清楚地告訴他們,這是由遺傳因子或其他因素引起的,不是發出聯合聲明認為「不太可能是福島核災的輻由輻射引起的。請問中川醫師的看法是?」

中川醫師回應說,他也反對繼續進行這種全面性的甲狀腺癌調查,但是如同NCRP 主席所說,日本政府是為了回應民眾的關注,會被迫繼續檢查下去,不太可能停止調查。他的建議是若檢查發現有甲狀腺癌之後,不需要接受治療的情況就不必治療,因為絕大多數都是不必接受治療的程度;但是目前的案例大都是再接受不必要的治療,然而治療伴隨的副作用反而會傷害到他們,比不用治療的甲狀腺癌本身的傷害還嚴重。這讓我想起之前在某本書中看過的一段話:癌症健檢的重點不是在「是否罹癌」,而是在於「會不會因罹癌有不良的影響」。換言之,癌症健檢的目的是為了降低癌症的致死率,不是為了找出沒有生命危險或不良影響的細微癌症並治療。

結語
台北市雙和醫院的影像醫學部主任陳啟仁擔任此次論壇的與談人,他表示看到中川醫師提供的福島縣民健康管理調查資料時,感到非常訝異,原來福島當地輻射劑量這麼低微,以他的專業判斷可說對健康完全沒有影響。如果有機會的話,他非常樂意去福島訪問或旅遊。陳主任還開玩笑的說,如果價格可以便宜一點的話會更樂意。廖彥朋先生也分享他在福島核災發生後這幾年,對於媒體的觀察與交流經驗。他認為當媒體與社會塑造了一個「任何人都有權利談論某個特定議題」的氛圍時,專業就不再是重點了,「你是誰」才是重點。他舉例,有位堅決反核的朋友問他福島食品安不安全? 廖先生花了半小時詳細地說明,最後他的朋友說:「我想你說沒問題,那就是沒問題了。」所以有時民眾需要的未必是真相,而是「信賴」。

廖彥朋先生強調解決輻射的疑慮非常重要,因為這樣才能根除意識形態,一般人更容易相信他所喜愛的、認同的或崇拜的對象或朋友,而不是和自己生命不曾有任何連結的專家,所以我們要極積的影響周遭的朋友。但別忘記北風與太陽的故事,有時溝通的方式該用「填補內心空缺」來取代「教導」。

中川醫師為這次的演講簡單做個總結:
1. 低劑量輻射的影響非常微小,不良的生活習慣影響卻大多了。
2. 福島核災的輻射沒有導致罹癌率增加。
3. 由於避難和過度的診斷,導致福島縣內的罹癌率增加。
4. 如果不瞭解癌症和輻射的關係而恐慌,將造成不幸。
最後,中川醫師說他到各地去演講,至今還是會聽到聽眾問他福島安全嗎? 福島食品可不可以吃?中川醫師聽到這些問題都很感慨且遺憾,因為還是有許多民眾不瞭解福島的真相,他希望大家能幫忙把福島真相傳遞出去,別再讓風評被害繼續傷害著福島人。(本文作者為清華大學工程與系統科學系研究助理)

    
5 世界各國除役拆廠作業規劃與廢棄物處理現況 6 離福島越遠,越害怕福島 7 核子醫學的輻射是好還是壞?
Last modified:2018-03-16 15:11:15 by nicenter Powered by TadBook2
這些評論各由發表者自負責任. 對於他們的發言內容, 本站不提供任何擔保.
 線上期刊目錄

 友善連結

單位類

行政院原子能委員會
放射性物料管理局
核能研究所
國立清華大學工程與系統科學系
國立清華大學生醫工程與環境科學系
中華民國核能學會
財團法人核能科技協進會

新聞類


30013 新竹市光復路二段101號 創新育成中心三樓309室 電話:(03)571-1808 傳真:(03)572-5461 Email: nicenter@nicenter.org.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