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 搜尋
* 核能資訊中心
* 中心簡介
* 日本福島核災專區
* 相關資訊
7 惱人的過敏,速速退散! 8 原子人文主義――核能角色的新思維 9 日本高浜電廠3、4 號機組再次重啟運轉
原子人文主義――核能角色的新思維

8 原子人文主義――核能角色的新思維

譯‧ 張文杰




2017 年美洲核能學會(American NuclearSociety, ANS)的舊金山年會在6 月12 日的開幕式上,邀請到一位特別的來賓――麥可·謝倫柏格(Michael Shellenberger)進行專題演講。謝倫柏格是國際知名能源與氣候環境政策專家,也是知名環保人士,曾被《時代(Time)》雜誌評選為「年度環境英雄」,十幾前和朋友們成立Environmental Progress(EP)NGO,目前是EP 的主席。他也曾參與電影《潘朵拉的承諾(Pandora's Promise)》的拍攝。

最近台灣也有一群年輕人跟謝倫柏格有互動,並受邀前往參加謝倫柏格在美國加州EP 總部舉辦的「核能的未來會議(Futures ofNuclear Meeting)」。會議中有來自許多國家的人,都是關心核能未來前途的夥伴。台灣年輕人並邀請謝倫柏格在今年10 月來台演講,請關心氣候和核能的朋友拭目以待。謝倫柏格在ANS 年會上演講的講題是「核能角色的新思維(A New Way of Thinkingabout Nuclear's Role)」,次標題是「原子人文主義的激進革新(Atomic Humanism asRadical Innovation)」。

核能面臨危機速度正在加快

謝倫柏格首先秀出了1985 年到2015 年這20 年間,核能在全球電力上的占比,高峰是在1996 年,而到了2015 年已經下降7%。謝倫柏格說:「從三哩島和車諾比以來,核能事故造成的影響從未恢復過。」近來法國亞瑞華公司的失敗,以及東芝公司旗下的西屋電氣在美國聲請破產,對核能的未來更是雪上加霜。

沒有人懷疑政策的不足。根據非黨派國會預算辦公室的數據,去年再生能源的補貼比核能多了114 倍。舉例來說,特斯拉汽車的創辦人和PayPal 的聯合創辦人——馬斯克(ElonMusk),他的Space X 公司已經獲得了美國太空總署55 億美元的合約,他的其他企業也獲得49 億美元的補貼,但是核能創新卻受到自然資源保護委員會(NRDC)等強大組織的反對。亞洲應該帶領核能的復興。現在日本並沒有真正重啟核能,台灣和韓國正在跟隨德國的腳步廢核,瑞士和法國正在逐步淘汰核能,越南選擇用燃煤來發電,而不是使用核能。核能面臨危機的速度正在加快。

核能為何會面臨危機?

核能會面臨危機,不是因為安全或技術問題。韓國在去年秋天上映了一部核能災難片《潘朵拉》,以311 東日本大地震為藍本,由於發生強烈地震,導致核電廠受災,最後演變成全國性災難,即使大部分內容是與事實不符的,但是這種誇張的拍攝手法其實相當具有震撼性。而南韓總統文在寅的選舉承諾之一是,要將南韓核電從現有的30% 降到2030 年的20%。

核能的未來會如何?到2030 年,世界的核能機組停機的數量可能是建好商轉的兩倍。美國的環保團體主張使用燃煤和化石燃料,因為美國擁有許多化石燃料,所以不需要核電。例如在威斯康辛州,甚至成功迫使電力公司關閉已經取得延役執照的核電廠,轉而使用更便宜的燃煤。難道人們不知道煤炭對健康和氣候有害嗎?在50 年代和60 年代,人們已經知道核電廠跟原子彈是不一樣的,儘管如此,還是有一張海報的畫面是在三哩島核電廠附近的一位母親,穿上核武試驗士兵的衣服,而這張海報正掛在謝倫柏格父母開的食品合作社牆上,這嚇壞了當時還是小孩的謝倫柏格,也因此啟蒙了他的反核思想。



最危險的核電廠是沒有運轉的核電廠

核能事故總是被不斷提起,但是沒人會去提在三哩島事故的前3 年,發生了提頓大壩的潰壩,造成了11 人死亡和20 億美金的損失。也沒人提更早1 年在中國河南省發生的板橋水庫潰壩,造成超過17 萬人死亡,上千萬人失去家園。數據清楚地顯示,風力發電光是進行葉片維護的意外事故致死人數,就已高出核電許多,但是媒體通常不會報導。所以最危險的核電廠是沒有運轉的核電廠,因為當核電廠未建成或關閉時,是由化石燃料取而代之,使更多的人們因此而喪命。

現在不該把精神都花在設計新型核電廠

關心安全的人們提出了一個問題:來自核能的死亡人數是如此的低,是否需要花幾十年或是更長的時間,去設計出更安全的新型核能反應爐?甚至更進一步提問:不斷地提出安全強化措施,是否在不知不覺中破壞了我們對現有核電廠安全的信心?有個知名的政治專家問謝倫柏格:「當我不斷地聽到有更好更新的反應爐設計出現,我為什麼要擔心現有的核電廠關閉了?」我們當然應該支持更安全的新型反應爐的創新技術,往更安全的方向前進是正確的,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核能的促進者和倡導者必須設法找到吸引公共與私人的投資,就像▲ 圖3. 各種發電方式的每單位死亡人數是再生能源的作法,讓這些投資者一起訴說核能的優點,這才該是最優先的項目。

而加強安全性不是現在需要的優先項目,是要讓民眾知道核電廠是安全的,不是一味地加強現有的安全能力,現在核電廠的安全度已經很好,更勝其他發電方式,一味追求更高的安全度,反而會讓人誤會,就是現在的核電廠不安全,所以核工業才要不斷加強安全度。那成本呢?新型反應爐設計可以讓成本下降呀。請記住,核電廠的核島區只占總成本的20%,即使新的反應爐成本只有現在的一半,對總成本的幫助也是有限。而且歷史數據顯示,水冷式的設計(包含重水)是最便宜的。

美國發展許多種的反應爐的型式,反而使會成本上升。根據美國核能管制委員會專員瑟林(Ivan Selin)的說法:「法國人有兩種反應爐和數百種奶酪,而在美國,這些數字正好相反。」

謝倫柏格認為還不如從其他層面下手,他提出6 個可讓美國核能成本更便宜的建議:
1. 國家的長期承諾,這對一個產業的發展是非常重要的。
2. 標準化的設計,管理人員和工人要交接和上手時可以盡可能縮短時間。
3. 集中由單一公司(通常是公用事業)負責時,有更好的效果,例如法國電力公司(EDF)。
4. 使用同一位建築師設計的,像是法國都使用同類型壓水式反應爐。
5 . 在同一個核電廠內建造多個反應爐。
6. 建造更大的反應爐,雖然建設時間和費用上升,但是可產生的電力更多,而且員工數不用增加太多。而且安全和經驗是密不可分的,標準化的設計以及同一型反應爐,可讓事故發生率下降。





原子人文主義

什麼是原子人文主義(Atomic Humanism)?謝倫柏格提供3 個基本原則。首先,核能是特殊的,別再假裝核能很普通。

近年來,人們不斷發展風能和太陽能。過去10 年來,全世界清潔電力(核能+ 再生能源)的下降量,相當於21 個布魯斯核電廠(位於加拿大多倫多市),或是相當於900 個托帕斯太陽能發電廠。而布魯斯核電廠占地9平方公里,托帕斯太陽能發電廠占地25 平方公里,換言之,太陽能產生每度電所需要的土地面積約是核電廠的120 倍,而製造光電板所產出的化學性廢棄物總量遠遠高於放射性廢棄物總量。燃料的能量密度決定了其對環境的影響。隨著能源密度的增加,採礦、材料、廢棄物、污染和土地的需求都會增加,導致自然資源越來越少,不要小看土地需求的影響。

以前反對核能的英國知名歌手史汀(Sting)現在堅信:「如果我們要解決氣候變遷,核能是創造大量能源的唯一途徑。」這事實越來越明顯,並且改變了許多環保人士的核心思想。如同知名的演員——「鋼鐵人」小勞勃.道尼所言:「說不要核能的人們中,現在約有半數開始認知到,核能才是未來能源的最佳選擇,我認為反省過往,在人生成長中是正常的。」

核能和人是不可分離的

第二個基本原則,核能和人是不可分離的。核能必須透過人們用工具產生核分裂而得,但是我們想到核能時,心中浮現的形象卻沒有人。每當核電廠外觀或內部控制室的照片出現時,往往是空無一人的冰冷場景,或是運轉員背對著你,但是噴射客機的駕駛艙照片出現時,會是穿著制服的機長回頭微笑打招呼的場景,專業又親切的形象讓社會大眾有信心,即使空難時有所聞,大家也不會因此害怕而不搭飛機。

因為航空公司要求機長要取得民眾的信任,如果民眾不信任機長,民眾就不敢坐飛機。當電力公司沒有要求運轉員取得我們的信任,我們要怎麼要求民眾信任核電廠?謝倫柏格問了核工業界頂尖的安全專家,他對加州迪雅布洛肯揚(Diablo Canyon)核電廠的看法為何?「那是個很棒的電廠,因為在那裡的員工很在乎這座核電廠。」然後,謝倫柏格在迪雅布洛肯揚核電廠遇到的環保人士、有孩子的母親和營運商,他們都有很棒的笑容。

從根本上來說,不是什麼(What)使核能安全,而是誰(Who)使核能安全。每個事故報告都說同樣的事情——人為因素和人機互動最為重要。是文化、訓練和紀律使核能安全。未來仍有可能發生事故,反應爐可能會熔毀或爆炸,就像飛機未來仍會出現墜機事故。此時,關鍵在於營運商和政府如何避免讓民眾恐慌。可能會有少數人因為核能事故而死,但絕大多數的人因輻射外釋而得到的風險是很小的,讓人們保持鎮定和給予安全的避難所才是最重要的。





需要大家一起採取行動

第三個基本原則是,核能需要大家一起採取行動,讓我們成為偉大的原子人文主義者。除非改變民眾的信心,否則核能時代將會停止。技術創新並不是核能界唯一,或最重要的事情。很多簡單的方式都能使現有核電廠更好,例如在同一個核電廠建更多反應爐等,最重要的是,讓民眾參與。

圖9 是核能產業受到攻擊的地方,親核力量在各處都受到壓制,需要我們的幫助。我們必須擺脫舒適區,舒適區內不再安全,我們會在舒適區內遇害。必須到處旅行,和各地的親核戰士見面,提供他們物質、心理和精神上的援助。現在是採取行動的時候了,支持核電不能只是嘴上說說而已,除了破除不正確的謠言並導正觀念外,我們必須走向戶外積極表態,並爭取各種可能的支持。在美國伊利諾州和紐約的擁核遊行,成功地保存了核電廠。

最後,身為親核環保人士、ANS 成員、也是原子人文主義者,我很高興與ANS 這種專業的學術組織一起實現共同的願景,即「在提升並推廣核能科技方面成為具有公信力的先驅」。各位,這將是一場盛大的冒險,準備好一起面對了嗎?
(本文作者為清華大學工程與系統科學系研究助理)麥可·謝倫柏格的講稿連結:
http://www.environmentalprogress.org/bignews/2017/6/12/atomic-humanism-as-radicalinnovation-2017-keynote-address-to-theamerican-nuclear-society

7 惱人的過敏,速速退散! 8 原子人文主義――核能角色的新思維 9 日本高浜電廠3、4 號機組再次重啟運轉
Last modified:2017-10-20 16:47:27 by nicenter Powered by TadBook2
這些評論各由發表者自負責任. 對於他們的發言內容, 本站不提供任何擔保.
 線上期刊目錄

 瀏覽人數
今天: 33
昨天: 87
本月: 2374
總計: 511080

30013 新竹市光復路二段101號 創新育成中心三樓309室 電話:(03)571-1808 傳真:(03)572-5461 Email: nicenter@nicenter.org.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