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 搜尋
* 核能資訊中心
* 中心簡介
* 日本福島核災專區
* 相關資訊
1 編者的話 2 中國高放地下處置研究大步走 3 戈壁灘上的曙光—北山地 質處置實驗室參訪紀行
中國高放地下處置研究大步走

2 中國高放地下處置研究大步走

文‧ 編輯室




90 年代開始,中國最早的核電廠投入商轉,大多數的用過核燃料是放置在核電廠的用過燃料水池內,目前許多核電廠的用過燃料水池即將載滿。

其中大亞灣核電廠用過燃料水池已經飽和,2013 年6 月開始,只能將用過核燃料轉運至嶺澳核電廠處理。另一個運轉較久的百萬瓩級核,電基地的田灣核電廠也面臨類似問題,預計在今(2016)年第9 次換料大修之後,將達到用過燃料水池存放的上限。中國政府意識到,用過核燃料後處理廠與高放射性廢棄物處置場的建設刻不容緩。

今年3 月,中國人民代表大會中提出的《國家十三五規劃》中,訂定建設高放射性廢棄物處置地下實驗室的目標—2020 年完成地下實驗室的建造。

第6 屆廢棄物地下處置學術研討會於敦煌舉行

為了進一步推動放射性廢棄物地下處置研究的發展,繼首屆(2006 年,北京)、第2 屆(2008 年,甘肅敦煌)、第3 屆(2010年,浙江杭州)、第4 屆(2012 年,江西南昌)、第5 屆(2014 年,四川綿陽)的放射性廢棄物地下處置學術研討會成功召開之後,在有關部門和中國核學會的支持下,中國岩石力學與工程學會放射性廢棄物地下處置專業委員會、中國核學會輻射防護分會和中國環境科學學會核安全與輻射環境安全專業委員會,訂於2016 年8 月22-26 日再度在甘肅省敦煌市聯合舉辦第6 屆廢棄物地下處置學術研討會。

近年來,中國在放射性廢棄物地下處置研究方面獲得一系列重要成果,尤其是高放射性廢棄物地質處置場址評估與地下實驗室研究工作都獲得突破性進展。因此,本次會議著重於高放射性廢棄物地下處置的理論、實踐探索、工程實例、新技術與新方法、國際進展等議題進行廣泛的學術交流。

主辦單位除了邀請中國有關部門的領導、院士、專家和國外科研機構代表進行30 餘篇專題報告,高放射性廢棄物地質處置重點研究專案的承研單位,也針對專案進展與研究成果在研討會中進行交流。此外,主辦單位特別安排與會代表前往高放射性廢棄物地質處置場—北山預選區進行現地技術考察。

由於我國同樣面臨高放射性廢棄物地層處置的研發需求,中華民國核能學會號召了原子能委員會放射性物料管理局、輻射偵測中心、核能研究所、台灣電力公司、工業技術研究院、台灣大學、中央大學、淡江大學、清華大學、益鼎工程公司、中興工程顧問公司、台灣核能級產業發展協會,以及核能資訊中心,共計33 位來自產、官、學、研相關領域的專家學者參與,是歷屆規模最大的代表團。

除了來自我國的專家學者之外,捷克放射性廢棄物管理局局長斯洛伐克(Jiri Slovak)也出席,並發表專題報告,說明捷克目前高放射性廢棄物地層處置的研發現況。據瞭解,中國核學會、中核集團與捷克於本次研討會前一天已簽署合作備忘錄,也使得本次會議別具一層國際化合作的實質意義。



高度承諾妥善處置放射性廢棄物

中國環保部核安全總工程師劉華在致詞時表示,高放射性廢棄物最重要的是必須遠離生物圈,而且應一步到位,以符合放射性污染防制法相關規定。放射性廢棄物若能安全處置,對於順利發展核工業具有決定性影響。環保部負有監督之責,不論是對國際、或是對全國國民,都已有高度承諾,將依照國際原子能總署的標準,妥善處置各種放射性廢棄物。

目前中國在甘肅省北山、廣東省大亞灣的北龍、四川省飛鳳山等地進行高、中、低放射性廢棄物處置場的科研工作,其中中低放廢棄物處置場將成為環保部的配套工程。高放射性廢棄物的地下實驗室,中核集團應成為領軍前頭的位置,從集團層面加以整合、平衡;地下實驗室的環境影響評估計畫也應由中核集團提出,期望能在「十三五」期間獲致重大進展。

由於高放處置相關議題在全世界的政治、技術方面都有其敏感性,應小步、穩健地推動。現今公眾溝通獲得高度重視,資訊應透明、公開,並加強科普工作,增加民眾的接受度。

成功不必在我 著重技術傳承

中國核學會副理事長雷增光則進一步說明,「十三五」的目標是:2020 年時應完成高放射性廢棄物地下實驗室,2050 年時則完成高放射性廢棄物最終處置場。甘肅北山的地質條件優良,附近幾無人煙,是理想的地點;目前已進行34 口鑽孔,經過專家評選,確定可成為高放處置場的場址。

目前中國有2,860 萬瓩的核電容量在運轉中,有2,676 萬瓩正在興建,另有將近5,000萬瓩在計畫中,放射性廢棄物必然需要處理,更需要數代人、數千年的共同努力。「成功不必在我,但是技術必須傳承。」此外,也必須加強國內外合作、逐步推動。工程可早可晚,研究卻不能稍停,因此北山先期工程、交通等基礎建設應大力推動。




遵守國際核安全原則處置廢棄物

為中國高放地下處置戮力奉獻、備受推崇的潘自強院士,已高齡80 歲,仍親自出席發表演說—「放射性廢棄物處置,核能發展中急待開拓的新的科技領域」。他強調,科研人員必須承認目前的認知有限,應考慮到可將高放射性廢棄物回收、再加強屏蔽相關技術,不僅僅是為了進行再處理,未來科技日趨進步,一定會研發出更妥善的作法。

潘院士針對高放處置管理作業提出建議:
1. 建立國家放射性廢棄物管理機構。
2. 設立國家放射性廢棄物管理公司,統一管理高/中放廢棄物處置。
3. 儘快改變中國放射性廢棄物法規和導則停滯的現狀(中國國家核安全局已制訂計畫)。
4. 制訂國家層次的放射性廢棄物管理科研規劃。
5. 建立以地下實驗室為核心的國家高放廢棄物地質處置研究平台。
6. 儘快啟動中等深度處置場的建設。
7. 在科技部與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項目中,設立高放廢棄物地質處置專項。



新建機組與處置場址掛鉤 未雨綢繆

目前中國已完工的中低放處置場有兩個:廣東的北龍處置場與甘肅的西北處置場,都是只接收該省自產的廢棄物;位於四川的飛鳳山處置場(西南處置場)則處在建設階段。

已運轉30 餘年的秦山核電廠,其用過核燃料的暫存庫已近飽和。據媒體報導,秦山核電廠中低放固體廢棄物暫存庫已面臨滿載的「大限」,但是計畫中的華東中低放廢棄物處置場選址仍未確定。針對這個問題,秦山核電廠正在建造用過核燃料乾式貯存設施,以延長用過核燃料在廠區內的暫存時間。為了打破僵局,目前中國國防科工局和環保部核安全局有意將核電建設計畫與廢棄物處置場建設掛鉤,也就是說想建新機組,就必須接受處置場。

相較於中國在地質處置研發方面獲得的豐碩成果,以及政府推動核能後端營運的魄力,台灣高放地層處置研究進度仍處於原地踏步的困境,連較容易解決的中低放處置場選址也是處處碰壁,只能藉由各種學術與技術交流,尋求任何突破困境的可能性。
1 編者的話 2 中國高放地下處置研究大步走 3 戈壁灘上的曙光—北山地 質處置實驗室參訪紀行
Last modified:2016-11-08 19:38:40 by nicenter Powered by TadBook2
這些評論各由發表者自負責任. 對於他們的發言內容, 本站不提供任何擔保.
 線上期刊目錄

 瀏覽人數
今天: 79
昨天: 123
本月: 2651
總計: 495944

30013 新竹市光復路二段101號 創新育成中心三樓309室 電話:(03)571-1808 傳真:(03)572-5461 Email: nicenter@nicenter.org.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