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 搜尋
* 核能資訊中心
* 中心簡介
* 日本福島核災專區
* 相關資訊
10 核災應變之錦囊妙計 11 化粧與X光 12 切斷迷走神經,可能可以 預防帕金森氏症的發生
化粧與X光

11 化粧與X光

文‧ 編輯室


1 8 9 5 年1 2 月2 2日,德國維爾茨堡大學校長侖琴(Wilhelm KonradRöntgen, 1845-1923) 做了一個很有意義的實驗。這一天,他的夫人來到實驗室,侖琴讓她把手放在黑紙密封的照相底片上,然後用一種射線對準,照射了15 分鐘。顯影後,底片上呈現出侖琴夫人的手骨像,手指上的結婚戒指也十分清晰可見,這成了一張有歷史意義的照片。夫人驚奇地問:「什麼射線有這麼大的魔力?」侖琴回:「無名射線」,夫人順口:「又是一個x !」此刻侖琴心頭一亮,接著他說道:「那叫它x 射線吧!」



1895 年12 月28 日,侖琴公布了他的發現,立即震驚了全世界。他那生物骨骼的x 射線照片,引起了人們驚恐的好奇心。幾天後,全世界的報紙都知道了這個重大發現。差不多有名望的物理學家都在重覆做這個實驗。在美國報導侖琴發現x 射線的新聞之後4 天,就有人用x 射線發現了患者足部的子彈。於是,x 射線很快就被應用於醫學和冶金學,從而創立了x 射線學。x 射線的發現,也為後來物理學的發展提供了一個有力的工具。

是運氣好嗎?

也許有人會說, 侖琴的發現只是一種偶然機遇。但如果你瞭解了他的一生,就可知道這是他辛勤勞動的結果。這裏既凝聚著他多年奮鬥的心血,也包含著他與良師益友奧蓋斯德‧ 昆特(A.Kundt)教授旳深厚友誼。

侖琴的父母原本希望他長大後做個水利工程師,但侖琴卻被許多物理現象所深深吸引,決心為之奮鬥終生。堅強的信念終於打動了父母,同意他到瑞士蘇黎世大學攻讀物理。當時大學的一般物理課程並不能滿足這位如飢似渴的求知者的慾望,就在這時,德國烏茲堡(Würzburg)大學昆特教授的成就引起了他的強烈興趣。他決心登門求教,拜昆特為師。

侖琴第一次會見昆特教授時說:「教授,您不會嫌我太年輕幼稚吧,我今年才25 歲。」

昆特教授親切地拍了拍的肩頭,鼓勵他說:「啊!我也只不過31 歲。」

就這樣,侖琴當了昆特教授的助手。在老師的悉心教育和熱情幫助下,侖琴成長得更快了。1885 年秋,侖琴突然接到昆特教授從烏茲堡大學寄來的信,說自己健康狀況惡化,希望他立即趕到烏茲堡接替他的職位。為了不負老師的重託,侖琴更加倍努力地工作著。

在烏茲堡的10 年,是侖琴廢寢忘食、艱苦奮鬥的10 年。他幾乎每天關在實驗室裏,探索光學的種種奧秘。10 年磨一劍,他終於發現了x 射線。

謗隨譽至

發現x 射線後,侖琴樂而忘返,一連數天待在實驗室裏。這件事卻引起了妻子的懷疑和不滿,要他說清楚遲遲不歸的原因。一向沉默內向的侖琴,這時更難於應付了。他只好把妻子帶到實驗室,讓她親自看看他遲遲不歸的原因何在。他還把一張用紙包好的照相底片放在妻子的手掌底下,為她拍了一張x 光相片,就是這張歷史上最著名的相片,它照下了侖琴夫人的手骨結構和戒指。



妻子的疑慮打消了,不料他的發現在當時社會上卻又掀起了軒然大波。由於知識的侷限,人們對侖琴夫人的手骨照片進行了種種非難和攻擊,有的報紙駭人聽聞地警告女士們,今後穿什麼衣服都不安全。一些投機商乘機大做廣告,招徠顧客去買他們的「x光保險服」。一位德國報紙的編輯看到自己頭部的x 光照片後,竟害怕得徹夜難眠。美國新澤西州的一名議員竟揚言要制訂法律禁止使用x 射線。

但在科學界,侖琴的發現引起了一種完全不同的狂熱─「x 射線熱」。當時,幾乎所有歐洲的實驗室都立即用克魯克斯管(Crookes tube)來進行試驗和拍照;數以百計的科學家一夜之間都變成了x 射線的「專家」;報刊上x 光照片也隨處可見。幾個星期後,醫學家就應用x 射線準確地顯示了人體內骨折的位置,這在當時是一項多麼了不起的成就啊!

資料來源:
輻射軼聞,翁寶山編著,民國95 年11 月,核能資訊中心出版
10 核災應變之錦囊妙計 11 化粧與X光 12 切斷迷走神經,可能可以 預防帕金森氏症的發生
Last modified:2016-09-14 18:05:26 by nicenter Powered by TadBook2
這些評論各由發表者自負責任. 對於他們的發言內容, 本站不提供任何擔保.
 線上期刊目錄

 瀏覽人數
今天: 39
昨天: 59
本月: 1824
總計: 484569

30013 新竹市光復路二段101號 研發大樓二樓208室 電話:(03)571-1808 傳真:(03)572-5461 Email: nicenter@nicenter.org.tw